“… 我知道生命終有時,但是有好醫師的照顧,可以少走冤枉路,減少不必要的痛苦。謹在此感謝醫護人員的辛勞。 “

全文下載 ( 永不放棄 (16 downloads) )
如無法下載pdf檔,請電郵webadmin@tfghaa-nc.org,我們會寄上全文。


 

我的姐姐十年前因乳癌過世,年僅四十三歲,因此母親和我年年做乳房攝影和超音波檢查。三年前,七十五歲的母親在自費做的乳房攝影毫無異狀之下兩個月內,自摸發現乳房有腫塊,立馬回診乳房外科醫師檢查,起初醫師以為我媽太敏感,但是一做超音波,和粗針檢查,確認是乳癌一期,五天內做了單側乳房全切除手術,幸運的是淋巴沒有轉移,後續僅需吃荷爾蒙藥治療,無須化療和電療。這件事讓我學到健保只給付乳房攝影到七十歲,但是人要生病,是沒有年齡限制的。

由於母親狀況穩定,一年後我們訂了赴日賞楓的旅行團。媽媽開心地準備行李,出國的前一天中午,她從捷運站打電話回家,說一隻腳突然很痛不能走。我火速趕到捷運站,由於她並未跌倒或出血,為免她在急診室久候,我直接帶她去住家附近以骨科聞名的醫院看門診。醫師照過X光後,從膝蓋抽出一堆血水,告訴我們,母親的右膝已是第四級的退化性關節炎,除了置換人工關節,別無他途。由於母親事前毫無預兆和疼痛,這樣的消息令人心驚。再加上如果要使用健保給付的材料,需回家等待一周的健保局核准。母親回家不能動彈,誰來照顧她?父親健在,但年事已高,平常都是我媽在張羅。因此我們決定採用自費的材料,拜託醫生立刻排刀。當天晚上母親就動手術換膝關節,第二天就可下床走動。

半年後,母親膝蓋復原良好,但是多年前曾復建過的第四五節腰椎壓迫神經,復建和消炎止痛藥物等保守治療成效不大,醫師建議開刀置換人工椎間盤。父親反對動龍骨,可是母親覺得每天疼痛不是辦法,決定換家醫院另找名醫問診。我陪母親看診,醫師信心滿滿,我們同意全自費開刀以便使用高級材料。手術順利,母親三天後就出院。原以為這一切都圓滿,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

出院回家後的母親,開始夜夜失眠,坐立難安,忽冷忽熱,腳底發麻。回診時,醫師說手術非常成功,過段時間腳發麻的情況會改善。我上網研究才知道,脊椎手術有許多後遺症,我開始後悔當初支持母親動刀,弟弟也怪我匆促下決定。兩個月內我遍尋中西醫,替母親掛了神經外科、內分泌科甚至婦產科和針灸,希望替母親找到解決的辦法。可是母親全身不舒服,食不下嚥,狀況越來越糟。身為家醫科大夫,弟弟說母親沒病,是慮病症(Hypochondriasis),我只好請人帶母親去精神科就診。老人照護的確是個大問題,當病人每星期需到醫院三、四次,我跟母親不住在同地,實在難以兼顧。當第三位精神科醫師告訴我媽,她應該是生理上而非心理上的疾病,我媽跑去看腸胃科。醫師原先以為是胃食道逆流,但吃藥後病情未改善,於是做胃鏡切片檢查,病理報告結果竟然是胃癌。父親聽後急得問醫師是否誤診,醫師兩手一攤,請我媽自行轉診。這讓我學習到家屬千萬不要在現場得罪醫師,因為倒楣的是自己。

媽媽六神無主的打電話告訴我,那時我人在國外,不知要找哪位醫師才好。同學推薦某大學醫院的醫師,我連掛號都掛不上。靈機一動,請母親先去找我們在市立醫院的乳房外科醫師,問他可否推薦大夫。沒想到歪打正著,母親的一般外科醫師,腸胃道手術正是他的專長。他立即再安排照胃鏡,確診是胃癌。弟弟說他也可以安排教學醫院的醫師同學來開刀,但是他沒空陪同就醫。到了這個地步,我想還是由熟識的醫師操刀,因為醫師和病人的關係良好,病人已經先好一半。

由於我公公是胃癌末期過世,我實在難忍母親獨自走過幽徑,於是我買了機票趕回台灣。母親已經虛弱到坐在輪椅上,我一下飛機就帶母親回診,並央求醫師讓母親立刻住院調養檢查,等待手術。一個星期後,母親開刀切除三分之二的胃,報告結果是胃癌二期,需做化療和放療。我聽後淚如雨下,老人家年紀大,折騰老半天,再加上先前沒治好的頻尿和失眠問題,還不如算了。醫師鼓勵我,現在早期胃癌有口服化療藥物,存活率還是不錯的。至於頻尿和失眠問題,他也找其他科醫師來會診,一起治療。至於母親回家照顧的問題,他會簽巴氏量表,讓我請外籍看護。

出院後,父母親非常抗拒家中有幫傭,我只好申請政府的長照服務員,每天兩小時替母親買餐和洗澡,沒想到胃癌手術的兩個月後,母親竟然在家中踢到門檻跌倒,右肩脫臼骨折,半夜回醫院急診開刀打鋼釘,最後我終於請了外籍看護,雖不完美難以溝通,至少家中兩老有人煮飯打掃陪看病。

距離母親胃癌手術已經九個月,她復原順利,吃藥的副作用不大,頻尿和失眠問題經過治療獲得改善。現在還能在外籍看護的陪同下,每天出外散步健身。我知道生命終有時,但是有好醫師的照顧,可以少走冤枉路,減少不必要的痛苦。謹在此感謝醫護人員的辛勞。


 

Share with other Alum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