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學珠校長和光復樓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江校長所從事的辛苦工作,是一項了不起的艱鉅使命,而她做得如此認真,如此優雅,如此成功,如此令人欽佩。她在女子教育方面的奉獻和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江學珠校長在中國女子教育史上絕對是一位應該「留影」的重要人物。

下載全文
如無法下載 pdf 檔,請電郵 webadmin@tfghaa-nc.org,我們會寄上全文。




作者就讀北一女時的照片,附領扣圖

早就想寫一篇紀念江校長的文章,沒想到拖延了半個世紀。記得1988年剛聽到江校長過世的消息時,我遇見一位台北一女中的同學,她說國文老師張老師是江校長的乾女兒,和江校長關係密切,應該先看看她是怎麼寫的,可是我們等啊等,卻始終沒有看到張老師的文章。有位副刊編輯問:北一女的畢業生在各行各業人才濟濟,何以紀念江校長的文字沒有像泉水般湧出?我想其中原因之一就在這裡了。

江校長一生獻身教育,奉行獨身主義,終身未婚。她的貢獻要從近代中國女子教育史的框架中來探討。

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中國因為積弱而備受列強侵凌。最早是西方女傳教士隨著堅船利炮來中國設立女學,但招收不到學生;她們為了做出成績以便向教會本部交代,不惜付錢給學生家長,讓他們將女兒送來學校上課。真正的中國女學之興,最终還是要靠國人自己來提倡推動。

開明人士領悟到,在這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裡,中國必須尋求富強之道。自梁啟超以降,知識分子逐漸有了一個共識:欲求自強,必須從戒鴉片、廢纏足、興女學著手。中國不能繼續讓一半人口裹足不學,不事生利,而為分利之人。要中國強盛,非要提倡女子教育不可。而一百年前的廢纏足和興女學的努力,其實是很成功的社會改革和婦女運動。而女子教育的目的也由最初的訓練賢妻良母,轉為培養獨立自主的女性。

作者在教室裡

有的婦女提倡女子教育不遺餘力,奔走呼號,慷慨捐募,甚至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惠馨就是為女子教育犧牲生命的例子。她見國勢日衰,立志興女學以救亡。她設立杭州貞文女學校,捐到足夠支持女校一年的經費。女校成立之日,她當眾畫破手臂,宣稱如果第二年捐不到足夠的錢來維持這個學校,她即以身殉,與女校共存亡。結果一年後經費不足,惠馨立刻服毒自殺。她死後捐款源源而來,學校得以繼續維持。

在二十世紀初,剪了短髮,穿了白衣黑裙的制服,在街上拋頭露面的女學生是會令人側目的。等到女學生中學畢業,發現大學只收男生。清代的京師大學堂已經改為北京大學,學校裡沒有女生。為女權奮鬥的人士又開始呼籲大學開女禁。那時,開明的北大校長蔡元培和年輕教授胡適,主張准許合格的女生入大學旁聽,而當政者視之為傷風敗俗。但不久之後,就開始有女生進北京大學旁聽了。

在那個事業與家庭不能兩全的時代,對於一個立志要為女子教育奉獻的女學生來說,結婚成家和教書事業,有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一個結了婚的女人,上要侍奉公婆,下要養育子女,每天有做不完的家務事。江學珠決定為獻身女子教育而不結婚,奉行獨身主義。這是她勇敢的抉擇,終身奉行,義無反顧。她的妹妹江學琇追隨她,在一女中主持醫務室,也是終身未婚。

江校長住在校內宿舍,徹底地以校為家。每日清晨她必練太極拳,是楊派太極拳傳人鄭曼清的高足。學生如果早到學校的話,會看到她在操場一角專心演練。她也嚴格要求所有學生做課間操,要大家活動筋骨。

江校長強調德智體群,四育並重。她努力工作,認真樸實,刻苦耐勞,任勞任怨。多年來,她領導的一女中成績斐然,畢業的學生表現優異,她一方面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感到驕傲。這在她寫的校歌歌詞中可以看出——「唯我女校,寶島名高」。

江校長對學生十分關心。1949年以前,她曾在江蘇擔任松江女中校長。聽說學校在半山上,她和學生生活在一起。那時的生活條件很差,大家要去山下擔水,學生們頗有怨言。江校長經常身先士卒,帶著學生去做這項辛苦的工作。學生們見到校長為了大家不辭勞苦,感動之餘,紛紛搶著去做。

作者學號和區隊長肩章(兩面)

我在一女中讀書的時候,每年都得參加十月十日的國慶大遊行。各校學生早早就集結在總統府前,等待遊行開始,又乾又渴,還沒開步走就已經累了。遊行完畢,還要搭公共汽車回家,勞累不堪,體弱的還會發燒病倒,自然是怨聲載道。次年國慶大遊行,大家沒奈何地跟著隊伍走,忽然看見江校長走在一女中隊伍的前面,大家立刻提起精神,竟沒有人再發怨言。

自從二十世紀初有了女子學校,女學生的髮型規定是短髮齊耳,俗稱清湯掛麵。而且一律穿制服上學,通常穿的是白衣黑裙。江校長選擇了綠色襯衫和黑色裙子,作為一女中的制服,可能出於逃避空襲警報時安全的考量。我覺得穿制服沒害處,至少每天起床後,不必為穿什麼衣服而煩惱,節省了不少時間和精神,來做功課、背書、背英文單字,或記化學方程式。這種制服甚至可以泯滅學生中的貧富差距——權貴人家的女兒和麵攤老闆的女兒都穿一樣的衣服。後來看到孫女們在學校裡競穿名牌衣服、比髮型、比化妝,難免感慨良深。

筆者81歲的時候這麼說,可是在18歲的時候想法不一樣,覺得這種做法嚴格執行時就太法西斯了。有位同學,一放暑假就去燙了頭髮,到秋季開學前,頭髮剪後仍然捲曲。學校考慮到此風不可長,於是訓導單位決定殺雞儆猴,將她頭髮亂剪一通以為懲罰,使她傷心大哭。這位同學目前定居英國,在科學研究方面頗有成就。

江校長也許相信她有責任保護學生。筆者畢業的那一年,大家都在準備升大學的聯考,江校長召集大家談話。勸大家在聯考那天不要穿綠襯衫。因為前一年聯考時,有位同學穿了綠衣黑裙去考場,結果遭遇幾個男生騷擾辱罵。在錄取名額僧多粥少的情形下,他們痛恨一女中的學生總是名列前矛,害得他們進補習班一考再考,前途茫茫。這次江校長的勸告更彰顯她對學生們的關愛。平日不斷地循循善誘,臨別又反覆叮嚀,有許多的不捨,也有許多的不放心。而外面的世界真的不安全,從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妒才忌能,遇人不淑,造謠中傷,甚至性騷擾,在在都有。另一方面,她也告訴我們:受人嫉妒總要比被人看不起要好。

常有人對北一女的同學說:「你不要神氣,小時候胖不算胖。」我的回答總是:「我什麼時候神氣了?要謙虛才能學習,不是嗎?」

許多人說一女中的學生就是會背書,不會思考,沒什麼了不起。如果說會背書的人就一定不會思考,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如果真的有人能過目不忘,那不也是一種本事嗎?再說,中國兩千多年來文化的傳承,會背書的女性也有不少貢獻。秦始皇帝焚書坑儒後,伏女傳經,宣文君講周官,都是不爭的事實。

江校長晚年持誦佛經,潛修佛學。有人說她一生未婚,沒有兒女,是很寂寞的。可是她一生忙於校務,連休息的時間都不夠,晚年又忙於修鍊。在她,何寂寞之有?

江校長於1957年的「留影」通知。

為了鼓勵學生出人頭地,江校長會想出一些獨特的點子。其中的一個就是「留影」。凡在大學聯考中,在國立台灣大學各科系獲得狀元的,或是保送台大的,在放榜後立刻將照片掛在校舍進門醒目處的牆上,讓大家進出時就可看到,因而興起「有為者當若是」,或「彼可取而代之」的念頭。學校每年都出狀元,所以照片每年換新。筆者在1957年畢業後也曾得過這項「留影」一年的榮譽。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江校長所從事的辛苦工作,是一項了不起的艱鉅使命,而她做得如此認真,如此優雅,如此成功,如此令人欽佩。她在女子教育方面的奉獻和貢獻是有目共睹的。江學珠校長在中國女子教育史上絕對是一位應該「留影」的重要人物。

(原刊「傳記文學」119卷3期,2021年九月號;作者為亞利桑那大學榮休教授)




作者簡介

1957 鮑家麟 (筆名嘉霖)

Chia-lin Pao Tao
Professor Emerita,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Arizona, Tucson, Arizona
Ph.D. in history, Indiana University

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歷史學博士。曾任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亞利桑那大學東亞系終身教授,現為該校榮休教授。曾應邀赴日,韓,香港,歐洲,大陸,台灣等地演講。並任北美二十世紀史學會會長。2003年榮獲亞洲學會西部分會終身成就獎。列名美國多種名人錄。現係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

近作有《走出閨閣:中國婦女史研究》(上海中西書局),《從詩經到費加洛婚禮:東西歷史文化漫談》(台北秀威出版)及《俠女愁城:秋瑾的生平與詩詞》(南京大學出版社)。


Share with other Alum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