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亦師亦友的母親給我的殷殷期盼,也是我人生的重要目標…

亦師亦友的媽媽 – 媽媽的優缺點論調 (play to the strength)

我親愛的媽媽,從小就跟我說,「一定要先真實、誠懇、客觀的面對自己,然後才能把自己好的地方繼續加強,壞的地方去蕪存菁。」在我好像是小學階段,媽媽就問我:「你覺得自己最大的優點是什麼?最壞的缺點是什麼?」猶記得當時跟媽媽說:「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嘴巴會講,腦袋很快;最大的缺點是四肢不勤,非常懶惰,然後身體又不好,所以個性比較閒散。」閒散是個很大的問題,所以媽媽嚴肅的提醒我:「知道自己個性閒散,就要先從培養勤勞的習慣開始,以後每個星期都要幫家裡拖地。另外,最大的好處既然只能動嘴巴,就要想想自己以後能做什麼專業的事。」其實這些事我一直都沒有想清楚,因為小時候還是有點亞洲社會的虛榮心吧,反正就是功課好,那就隨主流——最聰明的人該去哪裡念書,我就在哪裡念書。國中到出國之前,有三件事足以呼應媽媽的優缺點論調(play to the strength),也說明媽媽教育我的方式。


 

全文下載 ( 記住,一定要幸福 (12 downloads) )
如無法下載pdf檔,請電郵webadmin@tfghaa-nc.org,我們會寄上全文

知女莫若母                      

高中一開始,我的成績就非常好,高二時還擔任自然組的班代表,學業成績在班上排名第二、三,數學和化學的成績都很好。因為我的記憶力好,化學公式隨便看看就記住了,但其實我對化學原理一點都不瞭解;對數學的原理也一竅不通。還記得在數學課的時候,舉手問老師:「這個三角函數到底學了要幹什麼呀?到底日常生活中什麼地方會用到 sin、cos函數?」老師生氣地回我:「班長坐下,不要問一些無聊沒有意義的問題,學這些是要訓練你邏輯思考的能力。」當下雖然乖乖坐下,但始終非常困惑。

記得媽媽說要發揮自己的長處,所以雖然害怕對公眾講話,還是逼自己硬著頭皮去參加辯論社。辯論社裡很多的辯論題目都和法律相關,譬如說死刑應不應該廢除?安樂死應不應該合法化?也因為這樣認識了很多台灣大學法律系的學長,開始對法律有些興趣,然後慢慢發現自己對社會正義、秩序、公平,有了追求的理想。於是就很想將來能念法律系,醞釀轉到社會組。

高二的時候,先去上一個物理的先修班,聽了兩堂課卻怎麼樣都聽不懂。對我來說不知道什麼是能量啊、光線啊、牛頓定律啊,我完全無法進入狀態。清楚明白當自己無法進入狀態時,智力無從發揮,想像空間有限,就無法事半功倍地學習這一門課。基於這個原因,我強烈向班導師要求高三要轉到社會組去。

當時北一女中的制度是高三轉組要班導師簽字,班導師對我提出轉組的要求感到非常不高興。班導師覺得是我偷懶成性,盡喜歡做簡單的事情,不願意學習,只因為看到物理有點困難,就退縮了。班導師非常氣憤,覺得浪費了一個大好的人才,於是就在學校校慶開母姐會,全班許多家長都來的時候,非常大聲的對媽媽說:「顧太太,我想要跟你嚴肅地討論你女兒的升學問題!」在場的所有人突然就一片靜默的看著媽媽,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班導師對班代表的媽媽這麼嚴肅。班導師對著媽媽說:「我已經觀察你女兒半年了,基本上她就是偷懶成性,雖然功課很好,有點小聰明,但是現在碰到轉組的問題,就沒有大智慧,為了能夠不用花太多時間念書,就決定要轉到社會組,斷送自己一生的前途,尤其是竟然還想去念法律系!要知道法律系在社會上是特別不適合女生念的系。顧太太,怎麼辦呢?我替你女兒很著急,完全沒有清楚思考。是不是能幫我勸她一下?」我當時很尷尬,只能焦急地看著媽媽,不知道媽媽要怎麼回應,因為她沒有心理準備,完全是被老師突襲。當時只見媽媽坐在一邊,施施然的回應:「唉!老師,你認識我女兒半年了,我認識她十六年,我女兒懶惰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覺得這個懶惰是沒有辦法改變的。既然她決定要這樣懶下去,我認為,只要她能夠念一個還可以的大學,也就心滿意足。老師你就放她一馬,隨她去吧。」當下引起哄堂大笑,而班導師的臉漲紅的比豬肝還要難看。

因為我的班導師一直以為媽媽會跟她站在同一陣線,萬萬沒有想到媽媽居然在那樣的情況下,四兩撥千金,把這件事就結束了。雖然後來班導師繼續對我威逼利誘,但因為明白媽媽不可能對我在這個事情上有反對意見,所以我心裡非常放心,就一路跟老師僵持到底,最後還是成功轉組了。中間也發生過一些波折,包括我動員班上同學跟我一起轉組(我當時實在太會說了),因為一直覺得我有些同學們個性上面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適合念什麼,只是因為成績還不錯,隨著潮流就去念自然組,所以很希望她們仔細考慮是否應該去念社會組。焦慮的班導師就開始對我進行籌碼交換:「我答應你轉組,但有一個條件,就是你要放棄勸說其他同學轉組。」在那個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只好很委婉的請其他同學自己做決定。

到目前為止,都覺得我對媽媽有智慧的支持非常感激。因為在那個環境下,如果她跟著班導師一起要求我留在自然組,我會很難抵抗的,知女莫若母啊!

發揮優勢,助跑人生

      我從小就是一個懂得偷懶的人,如果要少睡四個小時才能得第一名,我寧可多睡兩個小時考第三名,我覺得人生還有很多在年輕時可做的事情,可惜我們在台灣這個教育制度下,一步也不能停,沒時間讓我們思考自己到底是誰,能做什麼,喜歡做什麼,也沒有太多機會嘗試開發自己的各種潛能。

我很幸運高中時能進入辯論社,有機會認識到法律,雖然也對於傳統上念法律系的女生給別人的印象很恐懼,尤其我還是一個浪漫主義者,很想結婚做快樂幸福的女人,總覺得女律師不容易有幸福的婚姻。但幸好我再次發揮了我不喜歡太過努力的性格,在高二自然組的時候雖然成績在班級是前三名,但自己想想實在沒有和自然組男生奮力拚搏的毅力、勇氣和興趣,所以決定按照自己最容易考上高分的情況去發展,利用數學和英文的優勢轉去社會組,果不其然,雖然後來地理、歷史考的都不太好,但勉強擦邊球進了台大法律系,其實當時的分數能夠去念外文系,可是我自己也很清楚,外文系不是我這種粗魯、無美貌的女生能快樂成長的,所以用排除法選擇了法律系。

在台灣,一般大家對法律系有一些錯誤的認識,因為只看到法院的法官、檢察官,尤其是大陸法系,非常教條、死板,記憶背誦的很多。但還好研究所期間在理律法律事務所做計畫,對商務律師有初步的認識,再加上我自己的個性不喜歡受束縛,發現自己其實不適合進入法院系統,我適合自己開拓市場。

從台大法律系畢業後,還是隨波逐流地和同學們一起考法官、律師,頭一年考得不理想,最後透過和同學、學長的交流瞭解到,即使最後考上了我也不會開心,因為在這個體制下,我是沒辦法做自己的, 所以最後決定還是去美國念書。

很幸運進了耶魯法學院,才真正認識到,做為一個英美法系的商務律師,對於能做促成交易、合作,對公司的架構組建、通過重組融資讓公司成長,以及購併和幫助公司上市等對公司有幫助的律師,是件有成就感的事情。在這過程當中,慢慢清晰地發現了自己的長處。雖然做商務律師和錢打交道不是我的本意,但我自己發現擅長的是與人打交道、觀察,能夠當機立斷做全面性的建議,把不可能化為可能。

在每個案子上,先看到大的結構,想到法律面和公司利益最大化目標如何達成,我覺得這個是我個性上的優勢。雖然中間也掙扎過,到底是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極致,繼續做律師,還是去追求自己的興趣。比如我很喜歡電視、電影作品,一直想自己去創作,甚至想做導演,但是最後發現人不能太任性,得先累積資本,興趣畢竟是興趣,當興趣變成事業的時候,不見得是件好事。

這一路走來,雖然至今為止看起來,我當時堅持自己的直覺和選擇是對的,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當中經歷了很多挫折與艱辛。我們台灣教育制度下的英文水準,雖然考試沒有問題,但聽和說方面非常欠缺,我去耶魯念書的時候,托福才考了五百八十七分,所以去耶魯念書的時候非常吃力,尤其在聽老師如機關槍一樣的英文講案例的時候,真的非常辛苦,除了要用錄音帶回去反覆聽之外,還要跟上大量的讀,要增加英文詞彙和詞義上的瞭解,然後還要用英文滔滔不絕的說出來,所以我也看了非常多美國的整點新聞甚至肥皂劇,因為他們講話速度相對比較慢,能夠增加我對美國生活用詞上的理解。這個英文的問題始終是我做為一個外國人,在美國頂尖事務所拚搏的時候,必須時時面對的問題,當我有幸在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美國最頂尖的華爾街證券律師事務所,被考慮要升合夥人之前,儘管當時我已經懷孕八個月,我的大老闆還是要求我必須去斯坦大學修念英語文學,增加英文能力。

此外,雖然念了耶魯法學院之後,思想人生開闊了很多,但面臨到自己是台灣人,父母在台灣,就業環境大不同,畢竟是別人的土地。一九九二年底,有幸台灣的律師資格考試錄取率,從百分之一到三開放到百分之十,僥倖通過了律師考試,所以又回到理律法律事務所工作了一段時間。在這過程中,最後雖然因為家庭因素決定再次出國尋求工作機會,到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上班的時候,確實是井底之蛙游到大海,完全沒有相當的專業知識和流利英文的壓力下,必須努力奮發逆流而上的過程確實不易。

美國的英美法系,尤其在華爾街主要的幾個律師事務所,把資本主義發揮到極致的地方,所有的老闆對律師的表現經常非常無情,專業不行就馬上走人,就算表現還可以,中間犯任何小錯也常被疾言厲色訓斥,在非常高壓的情況下,學習了所有的東西。所幸我還是有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德,覺得自己技不如人的時候,就埋頭幹,不要想到自己的委屈,多想想自己的不足。最後經過三年的努力,終於得到上級長官的肯定,在這種環境下,我一定要證明自己行,而不是期待長官賞識我、提拔我,從紐約、香港、矽谷、上海,現在又回到了矽谷,在美國頂尖的美邁斯律師事務所做合夥人,在這過程中雖然遭遇過非常多文化上的衝擊,面對真假難辨、善惡難分的法律和客戶市場,但中間還是完成過很多有意義的項目。很多美國紐交所上市公司是我幫忙上市的,例如像一嗨租車、瀾起科技、康輝醫療、七天連鎖酒店、巨人網路、無錫藥明康德、邁瑞醫療等等。也常在一家公司財務總監進來之前,幫助公司老總預先規畫上市前從哪裡融資,怎樣融資,問題怎麼解決,一步一步等融資到位後,幫助公司自己壯大,防止被兼併,到最後上市。這個過程雖然長達幾年,但就像是一個從嬰兒看到成長,看到成功的喜悅經驗,自己成就感很大。發揮優勢,助跑人生,應該是我從高中畢業這麼多年來最真實的感悟。小時候有很多親友家長們的意見和自身的虛榮感,會做很多當時看起來最好的選擇,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只有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才能事半功倍,得到有效的成功,給自己一個發揮圓滿的喜悅。希望天下有心人都能認識自己,早日快樂成功的做自己。

(註一:本文摘錄自《記住,一定要幸福》顧靜玉2018年出版, 本篇修改版曾在北一女《時間教會我們的事》專書中出版 )

(註二:三件事呼應媽媽的優缺點論調,本文只節錄高三決定轉到社會組一事 。)



 

作者:顧靜玉律師Portia Ku(1985屆)

美邁斯律師事務所(O’Melveny & Myers)

耶魯大學法學碩士

台灣大學法學碩士

Share with other Alum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