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大的不如意,
我們有的人經歷的多些,有的人經歷的少些,但總是時時在我們身邊發生。我們如何跨越
不如意事,捕捉住人生的幸福感?”

 

下載全文

如無法下載 pdf檔,請電郵webadmin@tfghaa-nc.org,我們會寄上全文

 

 

 

幸福的定義隨著時光的腳步,漸漸地改變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幸福是:早上起床,身子不會酸痛; 喝杯咖啡看報紙,不會讀到壞消息; 出門時,車子不拋錨; 回到家,車庫門順利開啓; 進門後,房間井井有序,小偷沒來過! 大家可以猜一下,以上的幸福定義,是我們人生路程上的哪一段?

 

人生路程從小,到大,到老,有不同的幸福感。小時拿到零用錢買冰棒雪糕吃,便當打開有喜歡的菜,選上躲避球班隊,發考試卷時沒被老師罵或打,就是每天的幸福。少年時考上理想學校,有三五好友相約看電影吃夜市,週末睡個懶覺,聽英文流行榜歌,就是時時的幸福。青年時手上拿著幾本書在大學校園漫步,逛街買心怡的服飾參加郊遊舞會,約會看電影吃西餐, 參加社團活動,就是當下的幸福。

 

長大了就業,成家,生子,買車,買房,一段段變化像電影情節一樣不停地向前轉。日常的得失心和永無止息的人生目標,往往不知不覺的蓋過了幸福感。但是偶爾不時的,也會從繁忙中感受到幸福: 丟了一切雜事,全家出門度假;  親朋好友圍桌聊天吃一頓好餐;  週末大人看電視,小孩玩電腦,一家人在一起各得其樂;  參加孩子們球賽游泳賽幫著加油打氣;  送孩子上大學獨立成長;  許許多多小小的幸福伴著時光飛逝,轉眼就到了中老年期。

 

中老年期的幸福感特別強也特別多,好像是要補償前二三十年沒有能感受到幸福的經歷。每個生日,婚禮,年節,喜慶,旅遊,聚餐,等等,都快樂開心的加入; 平日公園散步,喝茶聊天,也都幸幸福福的参與。日子過得健康無大事,就是幸福。再來就是老年了。能活到老年,過得像第一段形容的日子,可以說是人生在世最幸福的追求。不再忙於事業,不喜逛街購物,無大慾,無大求,可是有溫馨回憶,有好友相聚,衣食無慮,有家可歸,有小小的腰酸背痛,但行動自如,能吃能喝,就是幸福。

 

如果照以上所說,世上應有很多人都能時時感到幸福。雖不是全部人生,但大概多半生應可擁有幸福感。但為何人們常說: 世間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我們如何能常有幸福感,而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因為”如意” 不是”幸福”的定義。人生遇到了不如意的事,並不等於我們的人生就不再幸福了。日常生活中小小的不如意太多了: 日日塞車,常常減肥,上班繁忙,家務纏身。更有各種憂心煩惱的不如意: 公司昇遷機會錯過,車子房子這裡那裡需要修, 孩子補習夠不夠能申請到好大學,父母親年紀大了如何照顧。再看看影響到人生的大不如意: 裁員失業,家人生病,車禍意外,孩子出事。這些小小大大的不如意,我們有的人經歷得多些,有的人經歷得少些,但總是時時在我們身邊發生。我們如何跨越不如意事,捕捉住人生的幸福感?

 

我的人生,從小到青年到中老年,就像許多人一樣,年輕時有大大小小不知不覺的幸福: 念書升學,戀愛結婚,出國打拼,就業買房,生兒育女。接著時光飛逝,孩子們一下子長大了,我和自願服務結了緣。從在孩子們學校幫忙起,延伸到加入社區多種非營利組織,接著當上高中學區委員,任職十一年,再到今年選上庫市(Cupertino) 市議員,乍看之下,大家可能認為幸福應是一直照顧着我。 我的人生到現在,看似幸福滿滿,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早在十六年前已發生了。我們心愛的大女兒戀愛了。大二的她堅持從UCLA 轉學到紐約大學。她支身一人去紐約,無親無故,只有男友可倚靠。我們雖然不賛同,但女兒從小就獨立有主見,紐約大學也是好學校,也就順了她。我記得2004年一月九號送女兒和男友去舊金山上飛機,到機場後我沒有下車擁抱女兒說再見,只轉下車窗揮手。女兒一月九號離開家,三月六號從男友公寓樓上跳樓身亡,在紐約只生存了不到兩個月。2004年紐約冬天嚴寒,而女兒在男友的折磨下心更寒冷。僅十九歲半的她不知道如何逃離愛的折磨,年輕的她以逃離生命的方式與她一心嚮往的愛情告別。舊金山機場2004年一月九號不是普通的告別,而是女兒和我的永別。如有預知,我一定會下車好好的擁抱女兒,久久不放。舊金山和紐約不過五到六小時飛程,如有預知,我一定放下一切事務,飛去紐約看女兒,給她親人的愛。所有的”如果”,都無法改變事實,我直到女兒去世,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永遠”: 永遠不能抱抱她,永遠不會看見她,這個永遠是永遠的心痛和懷念。

 

經過失女之永遠的傷痛,我的人生還有幸福嗎?最初我常常在心中假想,女兒還在紐約,只是不能見面。但腦海中我知道那是自欺,女兒是真正永遠的別離了。我的好友們每天都輪流找我吃午飯,走路,女兒的好友們時時和我電郵聯絡,每天在高中學生們裡我時時看到女兒的身影,漸漸地女兒住進了我的心中。我看電影她跟我一起欣賞,我吃新鮮食物她和我一起品嘗。我決定要加倍的活得快樂,活得有意義,因為她住在我心中,一起快樂,一起活得有意義。因為女兒的自殺早逝,引起我對青少年心理的關心。 女兒2003年暑假認識男友,認定是她的心靈伴侶,過了個很快樂的假期。九月初回UCLA時還是個健康開朗的快樂少女,十一月底感恩節回家時已變得憂鬱,常自責自己不夠好,不會燒飯,不夠用功,以前不應該貪玩,穿衣不夠保守,等等。两個多月就像換了個人,其實這些都是憂鬱症的警鐘,是男友利用愛來責備打擊她,剝去她的自信心,讓她覺得只有他會因為愛她而容忍她不夠完美的過去和現在。九月還是健康開朗的女兒,下年三月就跳樓身亡,短短半年,讓我們沒有時間反應相救。這也讓我感受到青少年心靈的脆弱,短短的時間就可能發生嚴重的憂鬱甚至自我傷害。我決定ㄧ方面製造機會請家長們参加心理學專家講座,學會了解憂鬱症的警鐘。一方面成立一個高中期刊,給高中學生分享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沒有機會說出的煩惱,困境,壓力,和心理傷害。女兒住在我心中,鼓勵我傾聽而不給意見,安慰而不說大道理。我成為很多青少年的第三者,他們可以自在的傾吐委屈挫折而不用擔心責備或教條。女兒不在了,她給了我許多回憶的幸福,和幫助青少年成長的幸福。如果女兒的早逝能幫助些許青少年度過難關,那就是女兒和我的幸福!

 

回到原點,想到人生路程上每個小小的幸福,一件件從記憶的寶藏中提升出來,重疊成一層又一層的幸福感: 親人不在了,有愛的經歷; 事業結束了,有曾經的貢獻; 青春離遠了,有生活的智慧。只要我們珍惜曾經的擁有,一切的不如意都擋不了我們的幸福感。幸福的人生,掌握在我們的人生心態中。幸福不是生活的賜予,而是心的領悟。

 

 

 








作者簡介

魏虹, 1974

1979年來美就讀UCLA碩士,於1981年移居灣區,加入社區多種非營利組織, 高中學區委員任職十一年, 今年(2020)選上庫市(Cupertino) 市議員, 詳細自傳如下:

 

Hung Wei was born and raised in Taiwan. She came to the States in 1979 to study at UCLA, received a Master’s Degree in Teaching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moved to west San Jose in 1981 and to Cupertino in 1990.  While her children were in school, she volunteered in many school activities and took leadership roles as PTA President, School Site Council member, event chairs, and fundraising chairs. She served as School Board Member and past School Board President with 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 District from 2007 to 2018, serving 10,000+ students and parents from five high schools – Cupertino High, Fremont High, Homestead High, Lynbrook High, and Monta Vista High.  She was an Adviser for a student-run publication called “Verdadera” at Monta Vista High School from 2006 to 2018 – Verdadera explored teen mental health issues with articles written for both students and parents from students and professionals in the related fields. 

Hung also serves on many local non-profit boards, including Board Member and past Board Chair of Northwest YMCA, VP of Development and past Board President of Fremont Union High Schools Foundation, Board Member of Asian American Parent Association, Member of EMQ Auxiliary serving Uplift Family Services, Member of Quota International Cupertino, Member and Membership Director of the League of Women Voters of Cupertino-Sunnyvale, and is an active member of the Rotary Club of Cupertino, a service organization that champions more than 50 charitable projects annually serving communities lo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Hung was President of Cupertino Rotary from 2014-2015, and is currently serving as Rotary District 5170 Membership Chair. 

She was elected to Cupertino City Council in November 2020.  She believes in servant leadership and will bring integrity, experience, and commitment in serving as a Cupertino City Council Member.

 

 

Share with other Alumni!